暖宝宝制造机

房屋装修内饰之照明系统

一个脑洞段子,没有文笔,满嘴跑火车

私设如山,bug众多,标题口胡,ooc突破天际 

改个顺眼的格式


妖狐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 

作为当时身边为数不多的SR之一,尚且级数不高的带队阴阳师晴明在战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向他表示了亲切的慰问。彼时蹲在结界里的妖狐只是稍微抽动了几下尾巴,完全没有想多搭理他的意思。 

“……黑。” 

对峙了半晌,对方终于留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换回初始皮肤自己走掉了。 

事后他向另一位当事人讲述这件事,听话人很贴心地提出了解决方案: “啊晴明大人,你说会不会在棺材里面备只蜡烛会比较好呢?” 

跳跳哥哥放下了手中正在写着新说说的符这样说道。

 ……不我觉得保证你棺材的血条不要被烧更重要一点。 

意见被否的跳跳哥哥显得有点沮丧。他重新写了一条表达哀伤心情的符拍在脑门上,一面自言自语道:“想不到那个家伙会怕黑哎。” 

他又开始写第三条符。 

“改天去开导开导他好了。” 


下一次见面时却是拔棺相向。 

听说晴明大人又召唤出了一排R的跳跳哥哥跳得格外急切。那么多新R,说不定就有弟弟妹妹呢。 

如他所愿,他远远地听到了妹妹的声音——和另一个有点耳熟的纠缠的声音。这使他有些不快,但骨肉相逢的喜悦超越了一切,于是他大声喊道: 

“妹妹!” 

“大哥!是大哥对不对!”粉红头毛的少女钻出层层叠叠的NR墙一头冲进他的怀里,“呜呜呜大哥我好想你……” 

“呜呜妹妹我也好——” 

“哦呀,还真是感人的团聚场面呢,这位……大哥。” 

跳跳哥哥这才抬头看清了跟在自己妹妹后面的人。说实话,他虽然常常和妖狐分在同一队下副本,但听妖狐说过的话却不多,内容也不外乎出场风刃和突突,所以刚刚并没有立刻听出他的声音来。现在既然纠缠者的身份已经明了,他便非常热情地举起了手中的棺材: 

“色狐狸你靠近我妹妹想做什么!” 

“误会,误会……”妖狐的耳朵紧张地竖了起来,连连地摆着手,“小生只是路过,看到美丽的少女落了单,就想着帮她找个归宿,现在既然她已经找到了家人,小生就先告辞了啊哈哈。” 

他快速地夹着尾巴跑远了。

跳跳哥哥有点蒙蔽。不过看起来这个狐并不像什么好人,他总结道。 

敢有下次一定要拿棺材把他扣起来。 


又是一次副本。 

新带队的阴阳师小姑娘经验尚浅,这次的boss打得着实有些勉强。当妖狐艰难地从棺材里探出头准备爬起来继续苦战时,看到的却只有一只僵尸跳来跳去捡拾棺椁碎片的场景。 

“都结束了。”跳跳哥哥已经拣得差不多了, “他们先去打挑战了,叫我留下等你爬出来,正好回收我的棺材。”他跳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扒在棺材边沿上的妖狐: “还是说,你的棺材?” 

“不不不,你的你的,都是你的,小生怎么好夺人所爱呢咳咳。” 

“嗯。”

然而半天过去并没有后文。在跳跳哥哥发现气氛的违和之前,妖狐先开了口: 

“是说这位……大哥,小生有个不情之请,”他指着自己头顶的血条,“小生的伤……着实有点不妙,可否借贵棺材一用?” 

“哎?我的棺材只能复活死人的哦,没法给你加血的。” 

“不小生的意思是说,能不能请你……”妖狐话说得有些吃力,“呃,你的棺材,载我一程?” 

“虽然你看起来确实好像虚弱得连话都不能好好说的样子,但毕竟一个成人——” 

“这个你放心,小生虽然外表化为人形,但真实重量还是以前的样子,不会很重的。” 

“哎,但是你看——” 

“小生保证以后会远离令妹的!” 

“那是当然的好吗!”跳跳哥哥非常生气,跳过身准备离开,“反正——”

“带小生回去的话尾巴随便摸。” 

“成交。” 

回去的道路满程颠簸。妖狐蹲坐在棺材里扶抱着棺材的盖子,感受着棺材司机每一跳带来的棺震,想起自己许下的承诺,被面具遮住的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 

“你何必这个样子呢,”棺材的主人安慰他,“我的棺材作工都很好,盖子扣上了跳一跳也不会掉的,你这样抱着它多累呀。”

妖狐默默翻了个白眼。反正妹夫是做不成了,他索性怼回去。 

“……小生没觉得这种密不透风比笼子还要黑的东西好在哪。” 

“当然好啦,我的弟弟妹妹都是从这里出来了才团聚的。”

我也是从笼子里逃出来才有机会来这个寮的好吗。 

当然他没说出这句。对方却好像来了兴致,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哎你知道吗当初找到妹妹那个地方可远了,我都没想到能再在这里见到她,晴明大人真是个超有运气的好人呀。弟弟待的那口棺材是我们三人中最结实的,砸开都用了好久,那里面肯定特别黑的,哎呀不好意思你别生气我一时忘了你怕黑。听说今天晴明大人又要去抽卡了,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可以照顾弟弟妹妹的好姑娘——” 

“小生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如此聒噪……” 

“嗯?”跳跳哥哥眼皮的眨动频率与他跳动的节奏保持着高度的一致,“现在你对我妹妹没想法了嘛,我们又共同作战那么久,当然是好朋友啦。和好朋友可以多说些,你看我头上的新符……” 

妖狐好像被突如其来的好朋友定位搞得有点惊讶,他张张嘴巴,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一时找不到打断的时机,等到对方的话题终于告一段落: 

“稍等一下,小生——” 

“喔喔,真是美妙的笛声啊,阿脸你快听!” 

忽略掉大家早就叫到耳朵起茧的称呼,妖狐撑着棺材板歪头看过去,寮的大门已经隐约可见了。 

是有什么新人来了吧,他放弃了治疗这样想到。 


吹笛的新人是个阴阳师,看得出来脸还不坏,晴明带着他从寮里出来时身后跟了一小波没见过的新式神。其中有个碧衣蓝眼的小姑娘远远地看见了妖狐的血条,蹭蹭蹭跑过来嘿哈地给他加血,几下就补满了。满血的妖狐兴奋地从棺材里跳出来,拉过小姑娘的手想要和她进一步培养一下感情—— 

“猜猜这是什么东西!嘿呀!”

 一个棒球炸弹袭来,众式神纷纷散去。等到炸弹的烟雾散开,寮前的空地上早就空无一人了。 

妖狐扫兴地甩着尾巴。 

好像有什么事情忘了说,算了反正以后打本还会看到的,他想。 

然后他就再没在打本的队伍中看到过那个僵尸。 

新加入队伍的小姑娘眨着一双蓝汪汪眼睛看着他:“大叔,你在找什么人吗?” 

“……不,并没有。还有要叫小生哥哥才对呀小妹妹。” 

妖狐转转耳朵想了想,他平时和僵尸确实见得算不上多,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在副本里,相互都说不上话那种。而狐狸和僵尸虽然同为经常在夜间活动的类型,但他本人却对黑的地方有着经验上的抗拒,甚至连僵尸一家在寮里待的地方都不知道。 

僵尸对朋友的定位可真谜。 

本来就是无足轻重的一句话,又有什么可纠结的呢。和不熟的僵尸交朋友根本毫无意义。 

想通了的妖狐开心地在院子里遛了起来。上次新来的妹子们还没有认识完全,不如趁—— 

然后就迎头撞上了一个跳跃前进的僵尸。 

“说过了离我妹妹远一点!”跳跳弟弟双手大张着护住身后的少女,“再不走开我就让妹妹放番茄了!” 

“你误会了,小生只是随便遛遛……” 

“哦,”跳跳弟弟的表情毫无波动,“妹妹你先后退,我们走!” 

“等一下!”

 跳跳弟弟拧了一下眉毛。 

“不要这么鄙夷地看着小生!小生只是……只是想问,呃……你们的哥哥,他去哪儿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跳跳弟弟的表情更鄙夷了。 

“你找他做什么。” 

“这个嘛……”天哪他自己也想知道,不是刚还想通了不管这回事的吗,“呃……” 

“噢噢我知道了!是嫂子!你想给哥哥当嫂子对不对?”方才一直没有出声的女孩子突然从她哥哥的身后探出头来,“大哥最近一直在第十七章打挑战,你去那儿准能看到他的!” 

对面僵尸少年的脸已经发黑了。虽然他猜自己的脸应该也是差不多的颜色。

不敢更多停留,他赶在对方宠物到场之前逃离了现场,顺带思考了一下十七章的挑战。 

不就是新来的小姑娘的那个挑战吗。 

想不到那个家伙还挺小心眼的啊。 


妖狐在十七章挑战门口看到跳跳哥哥是在一段时间以后。

……在他亦脱离主力阵容以后。 

跳跳哥哥刚从大门里出来,看到他,很是惊喜的样子:“阿脸你也来了!”

 他本是无处想去的一时兴起,却莫名地感到有些心酸。

 两人的挑战打得顺风顺水。曾经多次合作的默(tao)契(lu)尚在,开始的战斗轻松得甚至可以插空聊天。 

“可惜打不过这章的boss,”妖狐不无遗憾,“小……我也能刷顶替我的那位就好了。” 

“嗯?说什么呢阿脸,我只是想收集多点萤草姑娘的草球而已呀。” 

妖狐隔着厚厚的面具回给他一个别装了我都懂的表情,回头一口气突到底结束战斗。 

你要有那么多草球,怎么不见你拿出来过呢。 

挑战的级数还是一级一级地升高了。 

妖狐仰倒在地上,听着耳畔的风声瞬时停止,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buff,一回合以后,他将会复活。 

只要撑过这一回合的黑暗就足够了,他想,像以前一样,把眼睛闭紧些,就当是在睡觉就好。 

然而他却感觉到了,紧闭的眼皮外,仿佛有光线刺目异常。 

他还是没有忍住地睁开了双眼。 

草球荧荧微光漫照下的棺内清晰地映入了他的眼帘。他伸前爪触碰棺板内侧起伏的纹饰,第一次发现它们竟然有这么好看。 


妖狐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时候战况很不好看。自己队的两个人血条都在低线,对面又叮得暴力,随时可能翻车。 

但他的心情却意外地好。 

回去还是换回觉醒后的皮肤吧,他想着。 

他知道他的脸色再也不会那么难看了。